[返回首页] [会员中心]
您的位置:主页 > 短篇小说 > 现代小说 > > 分类列表

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

作者:小丫时间:2017-07-02 20:30

寂寞:一种介于孤独、落寞之间的思绪。当个人离开群体不久后,就会有一种特有状态,这种状态叫寂寞。寂寞是源于心里的一种无奈。寂寞虽可以说是一个人的孤单,但并不代表在人多的时候就不会感到寂寞,如人在他乡,或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异乡人,往往也会有一种寂寞感,寂寞是一种心境。《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》欢迎阅读。

寂寞差点荒芜了婚姻

我一直不敢再想这个叫诚山的男人,却也一直忘不了。 

我和老公孟景文是2010年结的婚, 2012世界经济再次出现泡沫,身处外企的他工资一减再减,我不免抱怨生活水平下降,这更加给了他压力。

孟景文私下跟我商量:“还是辞职吧,活人不能让尿憋死,再说为了将来也得努力一把,是不是?”开始我没同意,一直鼓励他坚持住。可越来越恶劣的国际环境令他一再失望,孟景文固执地办了离职手续,当他把那点遣散金交给我时,我刚好在单位跟同事闹了点意见,一见他真辞职,便火了:“这下利索了?你的以后怎么办?谁给你交五金?养老靠谁?你怎么做事不深思熟虑一下呢?”  

我的反复无常让他不知所措,开始为工作发愁,可年龄大了,学历又不算高,加上大学生毕业潮,工作一时之间得不到解决。那几天,家里的气氛异常紧张,我们都极力避开谈工作。半个月后,还要上班的我突然接到孟景文的电话,他蛮是兴奋地说:“琪琪,我找到工作了,去北京一家外企做拓展,负责开拓北京市场,事情比较急,今天就出发。”

连面也没见上,孟景文说走就走了。

我怕面对冷清的家,环视一下热闹温馨了一年半的新房,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,他一走,我心里空落落的。

渐渐地,孟景文越来越忙,似乎工作进展顺利,他在北京的客户跟朋友多了起来,而我却一天天在家里呆着,花似的枯萎,特别是夜里,习惯了拿他的胳膊当枕头,习惯了闻着他的发香睡觉,如今,他不在身边,令我彻夜难眠。

说给孟景文听,他鼓励我出去走走。正好临近十一,为了避开旅游高峰,单位提前组织轮休,我报了个旅游团去了黄山。

不去黄山总想象那里的风景如何美妙,真去了才发现,其实除了攀登,再也找不到别的好玩的。而我,生来对走路抵触,走几步便气喘吁吁,所以宁愿在山下坐着听风声,也不愿再向上爬了。

大家纷纷向山顶冲锋,我安静地坐在树荫里享受难得的清凉。不久,我竟然躺在石板上昏昏睡去,再醒来时,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把伞,黑布伞,安好地遮住我的头顶,接下来,一张白净温和的男人脸映入眼帘。

“小姐,在这里睡觉要小心树上的虫子。”他的声音很低沉,却极动听。

“谢谢。”面对陌生男人,我还是有些腼腆。

“一个人在这里呆着,不闷吗?怎么不去爬山?” 

“我……累了。” 

“是不是跟我的脚一样,直板脚,不适合长时间走路?”他一边笑着一边抬起自己的脚。幽默又不失真诚。我突然笑了。

山林里的风很清凉,跟这样的男人聊天很惬意。他自我介绍叫诚山,他说:“名字带山,却生来与山无缘,真是命运捉弄啊。”  

我再笑。跟这样的男人聊天很愉快。诚山不时地说几段笑话,逗得我捧腹。那一刻,我仿佛回到了恋爱时代,轻松,快乐。诚山跟我来自同一个城市,他也是为了躲开旅游高峰而提前出来享受十一的。说到这,我们蛮有默契地相视一笑。然后他对我发出了邀请:“难得一个团,更难得一个城市来的,晚上我做东,请你吃饭。”  

晚餐时,我们更是相谈甚欢。诚山中文毕业,话总是说得妙语连珠,这样的男人不会令人感觉乏味。吃完饭,他坚持送我回房间,我客套地邀请他进来坐坐,没想到,他竟真的进来了。屋内的空气有些尴尬。门内的我们,没了门外的自在,空气流淌着些许暧昧。诚山不止一次地向我靠拢,而我不知该接近,还是该远离,心里既期待又害怕。

那一夜,我跟诚山什么事也没发生。

但心里总感觉怪怪的,更可怕的是,那天夜里,我在春梦里竟跟他有了一场抵死缠绵。

从旅游团回来,分别时,诚山要去我的电话,他说:“你是个好女人,我们当个朋友,成吗?”我没拒绝。我也想有个朋友,寂寞时能吃吃饭,聊聊天。只是,第二天夜里,我的梦里再次出现了他的面容,这时我开始惊恐。从梦中惊醒便急切地打电话给孟景文,我说:“求你了,回来吧,我离不开你!” 

孟景文显然是被我从梦中惊醒的,他满是庸懒地劝我:“我十一就回去,咱别闹小孩子脾气,好不好?” 

十一,算下来,不过三天而已。我没有理由闹,我只有理由期待。

可是第二天晚上,孟景文便打来电话道歉:“琪琪,对不起,我们台湾的大老板要过来,我十一可能回不去……你知道,这工作刚打开局面,不能半途而废……”从未有过的失望。我放下电话之后,突然流泪了。房子是寂静的,房子里的女人是寂寞的。而更可怕的是,十一七天长假,我要与这些寂寞为伍,不离不弃……没办法想下去,找出电话薄给相近的朋友一一打电话,张曼说她要去男朋友家认认门,李渺说她跟老公计划好了去云南,最后的希望是同事阿美,她没结婚也没拍拖,可她竟然一脸认真地说,对不起,我太需要休息了,只想睡大觉!……有种被抛弃的凄凉。我像个找不着安慰的孩子,瞬间委屈。

恰巧此时,诚山打来电话说:“没别的意思,只想请你看看风景,那里没有山,只有海。”

失望的孩子找着了糖果,我竟应允了。

跟诚山去了青岛。那里风景优美得没话说,更主要的是,已然熟悉的我跟诚山像老朋友似的,我们之间不仅多了默契,且眼角间开始流淌不一样的情感。突然对眼前的风景失去了兴致,不知何故,诚山眼里的暧昧越聚越多,他会不小心地碰下我的手,或是有意地揽下我的腰,尴尬像空气似地将我们包围,只是当他有电话打来时,我的心瞬间就清醒了。

听得出,电话那头是他的爱人,对方的询问和关切,隔着电话传过来,诚山也不避讳,接完电话告诉我,“我们也是两地分居,她十一过来看我。”

心在那刻针扎了一样。以为是遇见真情,却原来是艳遇一场。

什么心情也没了,转路,回家。

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孟景文,差一点出轨。

我也知道自己跟诚山的交往是对婚姻的亵渎。

但是没办法,我像个着了魔的人,越是极力克制,就越是容易沉沦。特别是漫漫长夜,我整夜整夜睡不着,而孟景文开始忙碌,他总是三言两语就把电话撂了,或者直接就是关机,等到第二天再给我解释:“老婆,对不起,实在累了……” 

我没办法责备他,可心里的失落感越来越重。

没隔几天,诚山再次邀请我,无力拒绝,我说:“我们只吃饭,不做别的。”可是餐桌上四目相对,暧昧流转间,那一刻我终于意识到,自己喜欢上眼前这个男人了,至少,我开始习惯有他的存在。诚山隔着桌子将手递过来,握紧我,轻声说:“能不能,给彼此一个机会?”他眼神里的深情令我渐渐迷失。 

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坏女人,害怕进一步错下去,我找到境况相同的一个朋友,她老公已经出国两年,亲人也在千里之外。我想从她那里汲取排除寂寞的方式,令我诧异的是,朋友自己也坦言,她在寂寞边缘也犯过错!我吃惊的表情令她微微一笑,她说:“小琪,你没必要惊讶,寂寞着实可怕,只要不出卖自己的真心就行。” 

我开始犹豫的时候,孟景文打电话安慰我:“老婆,等着吧,等我混好了,一定给你最好的生活。” 

最好的生活,在男人眼里是物质吧,过去我也这样认为,可是如今我才知道,两个人在一起,就已经是幸福。

怕自己会在诚山继续的邀请里沉沦,我赶紧收拾行李去北京看孟景文。

书上说,寂寞是婚姻第一宗罪,原来不假,它差点诱惑了我这个怕寂寞的女人,而寂寞差点荒芜了我的婚姻,但是我更明白,自己爱的是孟景文,他才是那个可以相伴到老的人,所幸,我及时收复了心情,相信这个十一七天假,我们会过得异常珍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