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返回首页] [会员中心]
您的位置:主页 > 短篇小说 > 校园青春 > > 分类列表

爱情短篇小说 爱她,就让她快乐

作者:小丫时间:2017-06-25 17:52

人世间,最荡人心魄的,莫过于男女之间的恋请。当两心相悦之后,就能发出超常的能量。这种能量,可以让人失魂落魄,也可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。正因为有了这种能量,才演绎了人间的爱恨情仇与生离死别。

他爱她,并不是因为她的美貌,也不是因为她的眼里盛满忧郁,他喜欢她,是因为她的眼睛里装着太多的善良,才使她显得更加的聪慧和妩媚。

他们是大学一个系的同学,性格内向的她,在别人看来,完全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不点,难得引起旁人的注意。在一次校园舞会上,是他主动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。他邀请她一起跳了一曲华尔兹,接下来,是节奏舒缓明快的探戈。她优雅的舞姿在他的心底掀起小小的波澜。他没想到性格内秀的她,竟有如此的音乐修养。从那次舞会以后,他们彼此多了些了解。

她的眼神,因忧郁而深邃,因善良而深情。当他得知她的忧郁,是因为父亲的去世,她过早的结束了自己童年的欢乐。在母亲艰难的拉扯他们几兄妹的岁月里,她默默的承受着世态的冷暖炎凉,看透了人间的趋势附利。因为母亲心里承受太多的艰难困苦,脾气因为急噪而慢慢变得暴躁。她在为母亲分担家务,分担忧愁的同时,还不时的遭到母亲无端的责骂。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许多创伤。但是,毕竟母女血肉相连,打段骨头还连着筋。无论母亲怎样责骂,她抹干眼泪,仍然妈妈前妈妈后的叫着。

爱情短篇小说 爱她,就让她快乐

有一天早晨,在她半醒半梦之间,被妈妈叫起,睁开睡眼,看见妈妈满脸是血,她吓得一骨碌从床上跳了下来。哭着问妈妈怎么了。妈妈说,快,去把酒瓶子拿来,我的头受伤了,你把我的头发拨开,找到伤口,用酒淋在伤口上。她照着妈妈说的方法,拨开头发,看见妈妈后脑勺一条寸多长的大口子,还在继续流着血,她一边为妈妈处理伤口,一边问妈妈怎么回事。妈妈说是天还没亮,就到山上检柴,因为昨天上半夜下了点雨,一不小心,滑下山坡。或许是心疼,或许是心酸,妈妈的伤口,在她幼小的心里,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妈妈白天上班,自从爸爸去世,就再也没有看见她笑过。在爸爸去世的时候,她肚子里怀着已经七个月的妹妹,妹妹已经是家里的第四个孩子,本来,妹妹就不该属于这个世界。自从出世就没见到自己的父亲。妈妈在经受父亲去世的打击之后,心情郁郁,生下孩子就挤不出一滴奶水。妈妈从坐月子,也是每天照顾四个孩子,给他们洗衣做饭。还得给妹妹舂米浆。煮米糊给妹妹吃。真不知道那时候妈妈是怎样撑过来的。妹妹三岁那年,妹妹出麻疹高烧不退,家里又没钱医治,烧成肺炎以后,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了,妈妈抱着妹妹断了最后一口气。妈妈伤心的把妹妹埋在爸爸的身边。

三年自然灾害,公社把居民房前屋后的自留地全部没收,划分给了农民,因为她家里实在太困难,一个寡妇,带着四个孩子,每月14元工资,除了买米,买油盐,给孩子买书本,缴学费。就再也没有剩余的钱。在没收居民自留地的时候,公社决定把她家屋子后面的自留地留下了。也算给给他们孤儿寡母留了一条活路。妈妈每天下了班,把孩子安顿好,有时候天已经黑了,妈妈还得往自留地里挑水淋粪。妈妈为了全家人的生计,把自留地经营得巴巴适适。柴禾由我和弟弟每个星期天上山去检,有时候因为星期天正好下雨,我们姐弟没法去检柴的时候,家里就会断炊,这时候,妈妈再累,也得亲自上山检柴。吃的蔬菜由妈妈自己种,妈妈每月仅有的十四元工资,就只够买米,买油盐。

灾荒年月,为了填饱肚子,饥饿的人,见啥偷啥。什么季节出产什么就偷什么,偷集体的,偷私人地里种的,偷家里有的;还有杀猫杀狗的。更有甚者,把娃娃的尸体煮熟拿到街上卖的;但是,当她家左右邻居都在叫自留地被偷的时候,惟独她家自留地里的菜没人偷。不是她家的菜种得不好,而是小偷可怜她家孤儿寡母,不忍心对她家下手。过早经受艰难困苦的她,也过早地承受起生活辛酸的磨砺。这些生活经历,深深的烙刻在她的心里,她的辛酸,让她从小变得忧郁。他也是从她那忧郁的眼睛里,读出了她的苦难经历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了他们的恋爱,当他真正爱上她以后,他决定要让她快乐起来。

浩月高挂,满天的星星眨着明亮的眼睛,月光撒向小树林,给大地增添的许多的神秘,小树林也显得格外的婆娑多姿。远处的蛙鸣和近处的蛐蛐歌唱,穿透着夜的寂静。

怀着少女的梦想和憧憬,她第一次赴他的约会,心里的喜悦冲击着少女的情怀。

三天前,她接到他悄悄递来的纸条,纸条是夹在一本书里,并亲自把书交到她的手里面。在没人的地方把书给了她,小声告诉她,书里有东西,你看看,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了。

回到寝室,她躲在蚊帐里打开纸条,静:也许,我已经爱上你,虽然我们没有过多的接触,但是,我知道,你就是那个需要我呵护的人。星期六晚上八点,我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等你。我知道,你不会拒绝我。许军”看完纸条,赶忙把纸条藏在枕头下面。恰似初恋的温柔,让静的心理燃起一团火。一团足以融化少女寂寞的火,一团喷发着青春热情的火。她的脸庞,被这团火灸得滚烫。这团火,把静带到一个梦一般的玫瑰园。

自从父亲去世,静就一直在在丧父的悲痛旋涡里挣扎。

她爱父亲的慈祥,爱父亲严厉中的微笑,父亲的去世,不但带走了妈妈的笑容,同时也带走了她童年的快乐和欢笑。世人对孤儿寡母的冷漠和歧视,把静的心磨得冷竣而坚强,她活在自己的自尊里。因为家庭经济的拮据,使她变得缺乏自信。

因为父亲的去世,妈妈无端的,莫名其妙指责她,她是家里最大的孩子,妈妈心里的不痛快,妈妈心里的寂寞,郁闷和烦恼,都一齐撒向她,经常弄得她一头雾水,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,妈妈就开始了无名火冒三丈的骂她。因此,她由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,变成了一个成天苦着脸过日子人。只有夜深人静时,她才敢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悄悄的流泪。妈妈的无端指责,更加深了她对自己的丧父之痛。

考进中学以后,她一头扎进学习里,惟有读书,静才能忘记心里的不痛快,才能冲淡对父亲的怀念。但是,每到周六放归学假,她想回家,又怕回家,在这种矛盾中,她还是选择了每周回家,因为家里有太多的事情等着她回家帮忙做。家里的事情,靠妈妈一双手,是忙不过来的。如果妈妈累病了,两个弟弟和小妹妹怎么办?妈妈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,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妈妈倒下啊。

每到周六的中午,静就把作业全部做好,到放学的时候,就飞也似的往家里奔。到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上山扯兔子草,然后接着收拾屋子.星期天天不见亮,就得和约好的伙伴一起出门检柴。要马不停蹄的检上大半天,就能把柴背篼装得结结实实,背篼上面还得用绳子把柴垒得很高。

每当背着又沉又摇晃的柴背篼回家,从山上背到山下,再从上下背到有时候,要翻好几座山才能检到柴。在回家的路上,当劳累,饥渴一起袭来的时候,就更感觉山高路远。有时候早晨出门,妈妈会在静的口袋里装上两把炒胡豆生花生什么能充饥的方便食品,如果妈妈不给带,静也从来不向妈妈伸手要。因为她怕妈妈心里不高兴又骂她。

初中毕业前夕,静的班主任提出追求静,她对本来很尊敬的班主任产生了强烈的反感,甚至把班主任送给她的照片,拿来压在鞋子底下。因为当时,她还是个不怎么省事的小女孩。

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,也有好几个好心的街坊给静撮合对象,只要有这种风声,静就绝食抗拒。静觉得,如果用婚姻换取家里的经济逆转,是极端卑鄙恶劣的,还有,她喜欢读书。所以,她反对妈妈给她物设对象。家里就是再穷,也不能把自己当作商品一样的卖给别人。由于自己的固执,更加剧了妈妈对静冷漠。